您好,歡迎來到

河南教育科研網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工作動態 > 成果公報
成果公報

重大招標課題成果要報第6期

來源:河南教育科研網 作者:時明德、杜燕紅 發布時間:2018-11-02 16:06 點擊量:6278

 

河南省教育科學規劃重大招標課題成果要報第6期

 

河南省學前教育發展的困境分析

 

摘要:學前教育作為一項社會性公益事業,其健康發展對滿足人們的教育需求,促進教育公平具有重要現實意義。本研究調查表明,盡管我省學前教育事業發展取得諸多成就,但也存在許多學前教育發展的困境,不能適應新型城鎮化發展和我省“十三五”規劃發展需求。表現在:學前教育資源總量不足、農村學前教育發展緩慢、學前教育經費投入不足、幼兒教師整體素質不高、學前教育資源配置管理體制不健全、科學保教水平不高等。

  

“十二五”時期我省各級政府高度重視學前教育事業發展,完成二期學前教育“三年行動計劃”,取得一定發展成就:(1)幼兒園數量快速增長,入園率提高。2010年-2015年間,我省學前三年毛入園率從52.8%提高到83.18%,幼兒園數從7698所增加到17481所,在園幼兒數由196.67萬人增加到393.37萬人;(2)幼兒園教職工數量和質量雙雙提高。2015年,我省幼兒園教職工27.33萬人,其中專任教師16.53萬人,幼兒園教職工數和專任教師數分別增加了16.27萬人和9.33萬人。通過國培省培等項目,每年完成4000名幼兒園專任骨干教師的重點培訓和2.5萬名幼兒園專任教師全員崗位培訓的任務,推進幼兒教師隊伍素質不斷提升;(3)民辦幼兒園發展勢頭迅猛。2015年,我省民辦幼兒園數占比79.08%、民辦幼兒園在園幼兒數占比64.35%,均占據我省學前教育事業發展的大半壁江山。盡管我省學前教育發展較快,但也存在諸多困境,不能適應新型城鎮化發展和我省“十三五”規劃發展需求。

一、學前教育資源總量不足,公辦幼兒園和普惠性民辦幼兒園數量不足

2015年,我省公辦園比例僅占20%,比全國平均水平低十幾個百分點。我省許多縣城多年來只有1-2所公辦園,而一些鄉鎮、村至今沒有一所公辦園,“入園難”普遍表現為“入公辦園難”。由于公辦園比例過低,容納孩子數量太少,導致“大班額”現象的出現,多數縣城的公辦幼兒園在園幼兒數均達到上千人,普遍超過《幼兒園工作規程》要求的每所幼兒園招生360人的生源上限,反映出質優價廉的公辦幼兒園數量嚴重短缺,不能滿足人民群眾的需要,不能適應新型城鎮化建設發展需要,距離“辦人民滿意的教育”還有一定的差距,“公益普惠”程度不高,也就成為制約我省學前教育發展的主要矛盾。

二、農村學前教育發展較慢,整體水平較低,辦園條件較差

我省農村地區廣闊,作為發揮引領輻射作用的鄉鎮中心幼兒園數量嚴重不足,導致支撐農村學前教育的主體仍是民辦幼兒園,甚至包含一些沒有備案的家庭作坊式的“黑”幼兒園。從辦園條件看,符合國家辦園標準的農村民辦幼兒園的數目極為有限,很多農村民辦園的舉辦者是大媽大嫂,基本屬于“三無”:無學前教育專業背景、無相關管理知識、無辦園許可,就在自家院子里辦起“黑”幼兒園,存在選址不合理、管理不規范、安全無保障等一系列問題。有關調查表明:農村大約有50%以上的幼兒園沒有足夠的教育教學設備,尤其是大型玩具。

從辦園質量看,部分農村民辦幼兒園的辦園目的是為了謀取經濟利益,而不是保障兒童健康發展。處于園所生存的需要,許多農村民辦園就以收費低、“小學化”、有校車為由招收幼兒,而為了盈利,園所一方面不斷招收超額的幼兒,另一方面,又要想盡各種辦法降低辦園成本,不按規定配備教師,使得師幼比嚴重失衡,在辦園場地有限、保教人員不足的情況下,極易導致幼兒在園期間的飲食衛生、保教活動和游戲時的安全。而一些舉辦者為節省開支,購置不達標的校車,或使用整改過的車輛作為校車,或超載,存在嚴重的安全隱患,近年來,新聞媒體所曝光的有關校車交通安全事故的報道大多發生在農村民辦園,造成幼兒生命安全得不到有效保障。

三、學前教育經費投入不足,缺乏相應的經費保障

學前教育經費投入包括辦園投入、生均公用經費、教師收入等方面。其中,生均公用經費反映了維持幼兒園正常運轉所需的費用;教師平均收入是保障師資條件、提高職業吸引力的關鍵,所以,這兩方面的指標也是學前教育財力資源配置的重要體現。從幼兒教師待遇來看,本研究對多地市幼兒教師調查表明,公辦幼兒教師平均工資在3000元左右,而民辦幼兒教師平均工資普遍偏低,大多在2000元以下,一些農村地區幼兒教師平均工資在1000元左右。而且,尚有許多幼兒園不能為幼兒教師提供住房和養老保險等福利待遇。

河南省人口多、學前教育發展底子薄弱,需要更多的經費投入,盡管我省爭取到中央財政經費支持,尚不能滿足發展需要。據統計,近年來,河南省財政性學前教育經費投入僅占教育總投入的1%左右。2011年度,河南省爭取中央財政學前教育資金8.7個億,省財政投入超過1億元,各地市財政投入超過10億元,盡管如此,20億元的財政資金投入與我省接受學前教育總人口相比,使得經費投入比例仍顯不高。而且有限的財政投入還主要是投到城市和縣鎮幼兒園,占70%的農村學前教育沒有固定財政預算。由于缺少經費保障,民辦園教師在收入、編制、職稱、社會保障等關系教師切身利益的政策上,也享受不到公辦園教師的待遇,導致民辦園要么通過高收費保證相對規范的辦學行為和相對高素質的教師隊伍及辦園條件,形成“入園貴”的現象,要么通過低收費保證生源,伴隨著低成本、低質量,造成“入園差”的現象,最終形成學前教育事業發展不均衡并呈現出教育機會不均等和嚴重的教育不公平。

四、幼兒教師數量不足,整體素質不高,待遇偏低

    教師隊伍的數量和質量是制約學前教育事業發展的重要因素。《河南省教育事業發展“十三五”規劃》明確提出,到2020年,全省在園幼兒將達到450萬人,學前三年毛入園率達到90%,依據這一發展目標,結合教育部《全日制、寄宿制幼兒園教師配備標準(暫行) 》之要求,我省幼兒教師隊伍表現為數量不足、整體素質不高。許多幼兒園教師多年來沒有機會參與職稱評定,教師專業發展空間狹窄。根據2012年我省教育統計年鑒數據,我省共有專任教師112551人,代課教師16916人,大約每7個專任教師中有1個是代課教師。雖然2015年,幼兒園教職工總數增加到27.33萬人,專任教師數達到16.53萬人,師幼比仍為1:14.39,而根據教育部“幼兒園教師配備標準”,全日制幼兒園的教職工與幼兒比為1∶7 ~1∶9。如果按照幼兒園每個教學班“兩教一保”的要求配置專任教師,依據2015年我省在園兒童數,我省專任教師數量缺口9萬余人,而依據2020年450萬在園幼兒數,我省專任教師數量缺口則達10萬余人。

從師資水平來看,2015年,我省專任教師中學前教育專業畢業占比只有61.67%;2014年,我省幼兒園教師隊伍中,大學專科畢業及以上人數為96687人,占67.7%;另據調查表明,我省有70.42%和74.96%的幼兒園園長和教師沒有評職稱。

從幼兒園園長、專任教師年齡情況看,幼兒園園長相對集中在中年,而專任教師普遍年輕,年齡不到35歲的專任教師占教師總體的87.53%。并且,我省學前教育師資隊伍性別比例嚴重失調,以我省2014年公辦幼兒園教師為例,全省公辦幼兒園教師數為50519人,其中,女教師達46092人,占87.63%。

調查還發現,由于我省民辦幼兒園快速發展,許多幼兒園師資匱乏,師資質量良莠不齊,幼兒園教師職業專業性被弱化。由于民辦幼兒園教師的工資、“三金”等問題無法得到保障,造成他們隨意跳槽,流動性很大,教師隊伍不穩定。

五、學前教育資源配置管理體制不健全,學前教育市場監管亟需加強

我國學前教育事業發展實行“地方負責、分級管理”的工作思路,由于“分級管理”沒有對各層級政府發展學前教育事業的具體權責做進一步明確和科學的劃分,具體應該由哪級政府承擔主要責任、各級政府應承擔什么主要責任以及各級政府間的職責關系和權責配置等規定模糊、不明確。導致這種管理體制存在不同層級政府間職責不明確、權責配置不合理,特別是責任主體重心過低、統籌協調和財政保障能力嚴重不足等突出問題。一些地方政府對學前教育缺乏必要的監管,在嚴格準入條件、落實法人財產權和財務管理、規范辦學行為等方面管制缺位,一定程度上造成學前教育資源配置市場的混亂和無序,以及民辦幼兒園事故頻發等現象。

六、科學保教水平不高,無視孩子成長規律的“小學化”、“成人化”現象仍普遍存在

通過實地調研發現,我省一些落后地區沒有獨立設置的幼兒園,幼兒班、學前班大多附設在小學里,教師、保育員均由小學教師兼任。許多農村地區幼兒園和民辦幼兒園為招生所需,隨意夸大吹噓本園的辦園特色,一些幼兒園課程名目繁多,在一日活動的安排上,不能以《3-6歲兒童學習與發展指南》為依據,充分體現以游戲為主導活動的特色。為迎合家長期望,許多幼兒園以“分科教學”為主,教學內容偏重于讀、寫、算等文化課教學,教學方法上普遍采取教師講、幼兒聽的“灌輸式”或死記硬背的方式,違背3-6歲兒童身心發展規律,表現出嚴重的“小學化”傾向。當前我國學前教育發展應以質量為核心,普及學前教育是以“普遍提高學前兒童入園率”與“普遍提高幼兒園的保教質量”為內涵的。只有科學的、符合幼兒身心發展特點和規律的有質量的學前教育,才能夠有效地促進幼兒身心的和諧發展,為幼兒終身的學習和發展奠定良好的基礎。

 

 

2015年度河南省教育科學規劃重大招標課題《河南省學前教育發展的瓶頸與對策研究》(課題編號:[2015]—JKGHZDZB—09)

                       洛陽師范學院時明德、杜燕紅供稿

2019年香港开奖全部资料